张一鸣的「及时满足」生意

回想之前的「头腾大战」, 头条的碰瓷式营销让我涨了见识。有好事者在即刻上开了个问答:“头腾大战你支持谁?”,其中有一个回答让我眼前一亮:“张一鸣信奉延迟满足,所以我支持腾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解读一下大概就是:信奉「延迟满足」的张一鸣深谙人性中的「及时满足」,并把它铸成一把锋利的镰刀,收割了一波又一波的灵魂。然后这些灵魂便铸就了他现在的商业帝国。

躲过一劫

我时常感到自己很幸运,比如自己一开始就很拒绝头条系的产品,很幸运的躲过一劫,躲过了「抖音」这一劫。还记得当我第一次打开今日头条的时候,我就被满屏的标题党给吓到了。彼时的我就十分的抵触 UC 的震惊体以及微博上的路边八卦文,而头条却满满充斥着这些(彼时的头条充斥着这些东西不奇怪,因为头条不生产内容,大部分的内容都是从 UC 、微博这些站上爬来的)。

头条不错的爬虫技术加上越来越优秀的算法推荐,很容易就让人沉浸在一屏又一屏的信息流中去,一旦你养成了看头条的习惯,加上移动平台的便捷性,你会发现你所有的碎片时间都被这个玩意吞噬了,像其他成瘾行为一样,很难戒掉。说其是时间黑洞也不为过!

相比较于图文类的信息,短视频所包含的信息更加丰富,所带来的感官刺激也更加直接,它显然比图文让人易于理解,所以更容易让人接受并成瘾。当然了,作为头条的子产品,抖音它同样也拥有优秀的推荐算法以及让人无法自拔的无限瀑布流

及时满足

及时满足欲望是人的本能。人是动物,生而就有满足自己欲望的本能。所以前面提到了,张一鸣他深谙人性中的「及时满足」,你有欲望,他给你满足。

他甚至都不需要洞悉人性,人性都在用户行为数据里摆着呢,在算法和无数个A/B测试面前,用户根本不是人,只不过是一行行可以反复优化的数字,汇集成千万个CPC,最终转化成银行账户里跳动着增加的数字。

作为时间杀手,它们不仅仅是吞噬掉你的时间,它们还会不知不觉的破坏人的意志力。因为同样是满足欲望,这种方式要比「努力坚持达成人生目标」所带来的快乐和舒适要简单方便的多!

当你一旦习惯了这种碎片化的舒适,你就很难再沉下去认真看一本书,甚至很难再静下心来看一部经典的老电影。你明明知道那是有益处的,但就是难以选择它们。因为暂时的快乐要好过那些远期才可以兑换的好处。

奶头乐

就算没有张一鸣,没有头条,没有抖音的存在,人们还是往往会陷入其他「及时满足」的泥沼中去,因为这里面有深层次的社会原因——奶头乐。

奶头乐(英语:tittytainment),又译为奶头娱乐[1],是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提出来的理论,来自于英文“titty”(奶头)与“entertainment”(娱乐)两词的组合,特别泛指那一类能让人着迷、又低成本、能够使人满足的低俗娱乐内容。用来描述一个设想:由于生产力的不断上升,世界上的一大部分人口将会不用也无法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生产。为了安慰这些人,他们的生活应该被大量的娱乐活动(比如网络,电视和游戏)填满。社会动荡的主要因素之一是阶层之间的利益冲突。那要如何避免少数得益者与大多数的底层人民间的冲突呢?方法之一是给其“奶头”,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让他们更能接受自己的境遇。可以通过观察社会现象而窥探一二,主要表现在媒体的泛娱乐化,大众对于娱乐和游戏产业的高度关注和追随等。——摘自维基百科

如果你看过前段时间上映的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头号玩家》,这部影片除了让我叹为观止、数之不尽的彩蛋之外,还有一个让我细思恐极的地方。这个世界里的大部分人们都不工作,尤其是主角所在的贫民窟,大家都沉溺于一款叫做「绿洲」的游戏,近乎全能的「绿洲」能满足人们各种各样的欲望。大部分的人类不去工作生产,社会如何运转?政府为何不去监管这款游戏?这部电影所处的背景是未来生产力十分发达以及贫富差异极大的社会,我猜测「绿洲」就是用来满足、用来安慰那部分不用积极生产的人们的「奶头」,它是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重要因素之一。

当然了,将张一鸣的「及时满足产品」和「绿洲」做类比甚是夸张,有些过于阴谋论了。但是,我们应当保持谨慎,时常审视自己,至少像张一鸣自己那样,信奉「延迟满足」。